站内搜索: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能源新观察

煤电那些事

贵州省能源局门户网站  http://www.gzcoal.gov.cn/  发布时间:

字体:   浏览次数:次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本刊记者 刘坤伦

“煤电打喷嚏,经济就感冒。”是比喻煤电在贵州经济发展中的重要地位。

12月12日,贵州省对外公布,全省国税收入首次突破千亿元大关,全省酒、电力、商业税收快速增长,烟、煤税收下降减收。

 数据表明,随着淘汰落后产能进程的推进,以及煤炭、钢铁价格回升,产能过剩行业出现好转迹象。

煤电作为贵州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支柱,多年来为全省经济发展贡献巨大。

然而,煤电关系一直是困扰政府和企业的突出问题,“计划电”与“市场煤”一度成为难解的“死结”。

贵州省有关行业人士认为,长期以来,贵州煤和电既相互依存,又互相伤害。

事实上,有“西南煤海”之称的贵州,煤炭资源分布广、储量大,全省探明煤炭资源2588亿吨,保有储量589.16亿吨,占全国总量的4.72%,位居全国第五位。2015年全省原煤产量为16762万吨,供应电煤4272余万吨,占全年煤炭产量的25%。

理论上说,贵州并不缺煤。然而,多年来电煤供应却磕磕碰碰,跌宕起伏。

“煤炭市场供应趋紧时,电力企业寻求政府干预,千方百计保电煤供应;市场供大于求时,电厂大量购进小窑煤,并对电煤压级压价,煤炭企业苦不堪言。”一位贵州煤企负责人这样总结多年来贵州煤电关系。

此前多年,贵州省各级政府为保电煤供应,曾出台了多项政策措施,各级政府部门在保电煤供应上也煞费苦心,但问题并没有得到彻底解决。

从实施“西电东送”工程以来,贵州煤炭、电力迎来大发展时代,而煤电关系更是“剪不断,理还乱。”

2001年到2015年,贵州原煤生产总量从3700多万吨猛增到了17365万吨,翻了近五番。同期,贵州火电装机翻了六倍,电煤的需求量也从1000万吨增加到最高时5000多万吨。

煤炭发展起起伏伏

与北方相比,贵州煤炭赋存瓦斯含量较高,地质结构复杂,开采难度相对较大。全省煤炭的主要消费领域是电力、化工、冶金和建材。

“八五”时期,国家经济建设步伐加快,各行各业对煤炭的需求量不断增加,煤炭供应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瓶颈。为适应国民经济发展的需要,贵州煤炭工业遵照“有水快流”的方针加快发展。这一时期,国有煤矿企业完成了总承包任务后,加大改革力度,开始步入市场,总体实现盈利。

在此期间,贵州乡镇煤矿发展迅猛,到1995年,全省乡镇煤矿达到14944个,从业人员达25万多人,原煤产量达4169万吨,占全省煤炭总产量的75%。

乡镇煤矿的快速发展,缓解了煤炭供应紧张的状况,对贵州乃至周边省区的经济建设起到了较有力的支持作用。

然而,由于一哄而起的乡镇煤矿管理失控,乱挖滥采,浪费资源,环境破坏严重,安全事故频发。1996年,贵州省开始整顿煤炭生产秩序。次年,受东南亚金融风暴冲击,贵州煤炭行业步入艰难时期,市场疲软,货款拖欠,个别局、矿开始出现停产半停产状况。

到1998年,贵州煤炭行业陷入困境,绝大部分煤炭企业生产经营难以为继。

2000年,贵州煤炭行业迎来“西电东送”机遇,全省大力实施电煤配套发展战略。围绕盘南、水城、纳雍、安顺、金沙、黔西等火电基地的建设规划,配套建设电源点煤矿,作出了引进外省优强煤炭企业参与贵州煤炭开发的决定。随即,贵州煤炭行业步入恢复发展时期。

2002年,“西电东送”电煤基地建设全面启动,贵州煤炭步入“黄金十年”,中岭、林华、玉舍、比德、发耳一矿等电源点配套煤矿项目开工建设;兖矿等省外大型煤炭企业开始进入贵州。当年,煤炭市场需求旺盛,销大于产。

随后,响水、五轮山等大型矿井开工建设,中岭、发耳两个矿的首采区建成投产。受市场利好导向,乡镇煤矿发展更快。当年乡镇煤矿生产原煤5959万吨,占全省原煤产量的76.37%。全省大型矿井科技进步大大提升,煤矿生产能力大幅提高。2004年全省煤炭产量达到9756万吨。

2005年,“西电东送”电源点配套煤矿大屯、龙凤等17对大中型矿井开工建设,煤炭市场继续保持产销两旺势头,当年煤炭产量突破亿吨大关,为1.06亿吨。其中乡镇煤矿产量8233万吨,占全省煤炭产量的71%。而国有重点煤炭企业盈利也达到1.3亿元。

到2010年,全省原煤产量达到1.59亿吨,比1990年增长330%;煤炭工业总产值达到607亿元;2010年,煤炭工业对贵州省工业增长贡献率达到28.3%,推动工业增长4.5个百分点,煤炭工业成为贵州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支柱。

从2012年初开始,贵州煤炭市场供需逐渐发生逆转,煤价一路下滑,煤炭进入微利时代,“黄金十年”终结。

2015年,全省煤炭产量达1.7亿吨,完成工业总产值1359亿元,对工业增长贡献率为16.9%。

煤矿整合风风雨雨

从20世纪90年代初,贵州对乡镇煤矿的整顿就从未间断过,但在1994年以前由于无法可依,整顿收效甚微。

1995年,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煤炭法》,贵州对乡镇煤矿的整顿进入实质阶段。当年9月,贵州省政府办公厅下达关于乡镇煤矿整顿工作安排意见,提出超层越界、乱采滥挖的煤矿;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的煤矿;威胁其他煤矿安全生产、危及铁路、河流、公共设施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煤矿;党政机关开办或参与开办的煤矿为整顿重点。到1999年底,全省关闭非法煤矿和布局不合理煤矿5764处,压产2572万吨。

“十五”期间,贵州通过引进外省企业,鼓励、支持省内煤电联营,全省煤炭形成了以大中型骨干煤矿企业和具有实力的其他所有制企业联合开发的格局,实现了投资主体多元化。

先后入驻贵州的省外煤矿企业有:河南永煤、山东兖矿、山东枣矿、重庆能源集团、国电集团、扬州市矿务局、山东新汶矿业集团、山东肥城矿业集团、徐矿集团、渝煤集团、湘煤集团、江煤集团、广西合山矿务局等。

2006年,贵州省出台了《关于进一步促进煤炭工业健康发展的意见》,对“十一五”末贵州煤炭产量平均增长数、生产规模、煤矿数、安全等均提出了明确目标。随后,省政府办公厅又出台了《关于加快推进煤矿整顿关闭和煤炭资源整合工作的通知》,整合的原则是以优并劣,以大并小,淘汰落后生产力。 

“十一五”时期,贵州煤炭行业的总体发展原则是“整合为主,新建为辅”。通过整合,全省煤矿数从2005年的2338处减少到2010年的1687处。平均单井能力从2005年的5.04万吨/年提高到2010年的19万吨/年。煤炭产量从2005年的1.06亿吨增长到2010年的1.59亿吨,年均增长8.1%,大中型煤矿采煤机械化程度平均达到70%,煤矿安全百万吨死亡率从2005年的7.75下降到2010年的2.43。

2001年,贵州省对年产3万吨以下煤矿一律关闭,对煤炭企业实行产、供、销、运、安全“五统一”管理。到2003年末,全省共有小煤矿2180处,其中通过省级验收的2054处,核发“四证”的1673处。

从2005年到2007年,全省分三个阶段共关闭煤矿1025个,2008年至2010年又关闭煤矿155个。到2011年末,全省30万吨/年以下的小煤矿有955个。

2011年,贵州省再次启动新一轮煤矿企业兼并重组。到2015年,全省确定煤矿兼并重组主体企业110家,完成关闭退出煤矿585处、规模6440万吨/年;正常生产建设矿井从1704处降至目前的800处左右。

在总结贵州煤炭产业20多年发展历程时,一位贵州煤炭行业资深人士认为,宏观调控政策不稳定,产能过剩、市场不平稳等问题交替出现,边发展、边整顿,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贵州煤炭行业的发展。而煤炭产业集中度不高、大中型煤炭企业偏少、煤炭产业后劲不足、探明的矿区和矿井接替资源没有与煤炭产量同步增长,以及煤矿各类人才较为缺少等,也是制约煤炭发展的因素。 

电煤供应恩恩怨怨

贵州煤炭产量最高是2013年,达到1.9亿吨,电煤供应达4792万吨,占全省煤炭产量的36.71%。

2013年底,省内主要产煤市(州)5000大卡动力煤价格为:六盘水市420元/吨(到厂含税不含运费价),毕节市及黔西南州380元/吨(坑口含税价)。

尽管贵州不缺煤,但电煤供应一直是“硬伤”。今年8月以来,全省火电厂电煤存量不断下降,10月9日全省火电厂存煤可用天数9.8天,进入黄色预警状态。

事实上,长期以来贵州电煤供应问题一直困扰着政府部门。

“煤电之间的矛盾,说到底是一个利益问题。”一位曾经的贵州省领导这样说,政府习惯用行政方式来解决煤电之间的矛盾,实践证明效果并不理想,也给政府工作带来很多困扰。

因此,电厂长期出现“守着煤山没煤烧”的局面。

早在1993年贵州省煤炭厅就与贵州省电力局商定省内统配电煤价为每吨88元。为解决质量差异,首次引入目录价乘以系数为结算方式,当年系数为1.775。

从那一年开始,省内电煤实行指导价。此后,经1994、1996、1997年三次调价达到117元/吨。1998年下调9元/吨,为108元/吨。2000年恢复到117元/吨。

资料记载,贵州省煤电矛盾最早出现在1994年。

当年,贵州煤炭价格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致使煤炭企业亏损较为严重。5月26日,分管副省长主持召开会议,研究解决贵州电煤价格问题,决定将省内电煤价格由每吨88元调至每吨95元,从当年1月1日起执行。

当年11月21日,在杭州召开全国煤炭订货会上,鉴于煤炭企业货款回收困难,三角债严重。煤炭部在会上提出了“不付款不发煤,不见票(银行承兑汇票)不发煤,不还账不发煤”的三不原则,在全国引起很大震动。

贵州出现煤炭供过于求,电煤销售兑现率低,贵州煤管局要求各有关单位坚决执行“三不”原则。

1995年12月25日,全省煤炭订货会在安顺召开。由于电煤价格问题未达成协议,会议于12月30日休会。1996年元月3日,订货会迁至贵阳花溪继续召开,经省政府协调,这次订货会实现了电煤加价和省属煤矿与统配煤矿同质同价。 

1996年2月29日,贵州省物价局发布关于电煤价格的通知,同意,六枝、盘江、水城矿务局电煤价格在煤、电双方实际结算价格的基础上每吨提高12元,林东矿务局每吨提高19元,地县国有煤矿和乡镇煤矿每吨提高12元。但实际操作中并未到位。

1997年1月6日,贵州省物价局发出通知,从当年1月1日起,全省所有煤炭企业电煤出厂价格每吨提高10元(含增值税)。

然而,1997年各大电厂向国有重点煤矿订电煤472.6万吨,实际执行325.66万吨,兑现率仅为69%。

到1998年12月,面对省内煤炭严重供大于求和小窑煤价格比省属矿煤炭价格明显偏低的情况,为争取省内电煤份额,省煤炭厅与省电力局签订了以价格换份额的协议。即电煤价格每吨降低8.5元(实际执行为9元》,电煤合同量由上年实际完成307.9万吨,增加至500万吨。

2000年,贵州省大力实施“西电东送”工程电源点建设,很多火电厂相继建成投产,电厂用煤量逐年增多。

2003年,省内电煤供应量首次突破2000万吨。

针对贵州省电煤供应依靠行政方式解决效果并不理想的情况,省政府提出,从2007年7月1日开始,全面放开电煤价格,政府做好宏观调控,煤电之间的矛盾主要依靠市场来解决。

但到2008年上半年,省内电煤供应仅完成全年计划的39%,造成部分发电机组停运。于是,省政府要求明确责任,以市(州、地)政府(行署)为主协调处理电煤生产和供应中的矛盾和问题,千方百计确保电煤正常生产和供应,并按国家发改委要求,启动电煤价格干预措施。

当年,省级各有关部门组成三个组,前往六盘水市、毕节地区、遵义市等地进行电煤供应专项督查。

当年,省内电煤供应量突破5000万吨,达到5183.85万吨。2011省内电煤累计销售5694.26万吨

2010年6月,贵州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下发《关于下达2010年电煤储备任务的通知》,要求到2011年1月15日前,全省按350万吨电煤正常储备和250万吨电煤应急储备规规安排,各地不得以任何形式对省内电煤征收价格调节基金和各类保证金,对没有完成电煤供应任务的各重点煤炭企业,将视具体情况,对其煤炭出省采取限制措施。各电厂4500大卡电煤价格在380--470元/吨之间。 

2010年,省内电煤供应量为4235.78万吨,其中,六盘水市累计组织生产供应电煤1585.5万吨,电煤供应量占全市原煤总产量的26.42%;毕节市供应电煤1700万吨、电煤供应量占全市原煤总产量的37%,“十-五”期间,六盘水市累计组织供应电煤5776.6万吨,占全市原煤总产量的23.45%。

到去年底,全省电煤供应价格在290-400元/吨之间,比上年同期下降60-140元/吨不等。

今年8月上旬,全省24家统调电厂电煤价格与7月上旬相比普遍上涨。

9月初,全省煤炭日产量仅为19万吨,电煤日供量不到10万吨。

到10月中旬,毕节地区电煤再度上涨40-50元/吨,5000大卡坑口含税价平均为330元/吨;安顺地区上涨130元/吨,5000大卡到厂含税价为450元/吨;六盘水市上涨60元/吨左右;遵义鸭溪电厂上涨80元/吨。

面对严峻的电煤供应形势,贵州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多次召开会议,要求千方百计保障电煤供应。

贵州省政府下发《关于做好当前煤炭生产和供应保障工作的通知》,要求全省进一步促进煤矿企业扩大生产、提高产量,确保今冬明春煤炭有序供应。

11月初,贵州省举行金融机构支持煤矿企业对接会。贵州银行、贵州省农村信用社、贵阳银行三家银行与有关县政府、银和煤矿逐一签订了《贵州省金融支持煤矿企业复工复产“政金企”合作协议书》,为全省首批复工复产的72处煤矿提供专项贷款9.65亿元,解决煤矿复工复产紧缺启动资金难题。

随即,贵州省财政安排10亿元资金,用于当前煤炭生产供应保障奖补,主要用于提升安全生产能力、煤矿恢复生产、稳产达产装备建设,以及生产煤矿流动资金和复工复产煤矿启动资金的贷款贴息。同时,在省能源局成立了全省煤炭生产供应指挥办公室,对全省煤炭市场开展精准调度,精深研判和强化督导。

贵州省能源局日调度数据显示,到12月中旬,全省煤炭日产量达到28万吨左右,日供电煤19万吨左右。 

据了解,贵州省能源局正在加快推进煤炭工业可持续发展研究、煤电联动研究、水火互补研究、煤电用产业链研究等课题,以期推动全省煤电健康可持续发展。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