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能源新观察

张石刚:“风电江湖”侠客行

贵州省能源局门户网站  http://www.gzcoal.gov.cn/  发布时间:

字体:   浏览次数:次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江湖。

对于张石刚而言,他的“江湖”就是风电事业。

十七年风电生涯,从默默无闻的毛头小伙到收获“国电集团一级红旗奖章”等多项荣誉的“技术大拿”;

十七年从北到南,曾穿越北疆戈壁征战茫茫大漠,也曾攀登贵州高原笑傲险峰之巅。

且听龙源贵州风力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石刚讲述他的“风电人生”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第一章  初出茅庐遭挫败 戈壁孤烟振雄心

1999年的夏天,一辆郊区公交车从新疆乌鲁木齐市区出发一小时后,停靠在达坂城风电场汽车站,刚从华北电力大学机械专业毕业的张石刚拎着行李下了车。

扬起青涩的脸庞,映入张石刚眼帘的是一片荒凉,这里人迹罕至,除了戈壁旷野,就只有一座座白色的大风车。

 “最初是有点情绪。”张石刚说,同届的新疆同学很多都进了电科院或电网,他却被分配到工作环境如此恶劣的风电场。

虽然在新疆土生土长,但张石刚的家乡米泉县却是一个水草丰沛的地方,尤以盛产稻米而闻名,素有“塞外江南”之称。

“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在光秃秃的戈壁滩上长期工作、生活。”张石刚说。

当时隶属新疆天风发电股份有限公司的达坂城风电场是中国最大的风电场之一。或许看出了名牌大学毕业生的心有不甘,或许是想磨砺年轻人身上的锐气,风电场刚开始安排给张石刚的工作,居然是制做一扇大铁门。

“领导说,你是学机械的,跟着维修班的老师傅,先给风场弄个门吧。”张石刚说,每天锯钢板、焊钢板,一干就是两个多月,铁门弄好了,自己的性子也磨平了。

后来,一台丹麦进口的NTK300进行大修,拆卸、安装涉及不少机械方面的活儿,因为表现不错,维修结束后,张石刚被正式调配到风电场最重要的运维部,负责给风电“消缺”。

“可是问题来了,我是学机械的,‘消缺’需要懂电力方面的知识,一开始那个两眼一抹黑呀,把我急得!”张石刚笑起来。

幸运的是,也让张石刚终身受益的是,当年的达坂城风电场有非常浓厚的业务学习氛围。

“那时候还没有智能手机,风场周边也没有任何娱乐场所,大伙儿每天晚上聚在宿舍里,主要就是聊当天的工作,譬如今天遇到的风机缺陷是怎么消除的?明天准备怎么去解决技术难题呀?”张石刚说,一开始,自己根本插不上话,就在旁边默默“偷师学艺”,后来就越来越有兴趣,讨教切磋,乐此不疲。

“遇见特别麻烦的故障,我们就更激动了,第二天可以轮休的人也不休息了,七八个人挤到一个车上,陪着值班人员来到问题风机下面,一两个人在里面操作,其他人就一边在车里翻书一边热烈讨论一边给意见……”张石刚说,等大家齐心协力把问题解决了,个个欢天喜地,仿佛每个人都增长了一层“功力”。

渐渐地,张石刚爱上了戈壁“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壮丽之美,对风电事业的好学之心也愈加强烈。

第二章  风机之巅练绝技  壮志豪情驻边塞

在武侠小说里,经常有这样的桥段:天资不俗的少年,奇遇武功

秘笈,炼就一身绝技。

2002年至2003年,张石刚收获了不少“风电秘笈”,使他的技术“功力”日益深厚。

“那时候,中国使用的风机全部依靠从国外引进,设备说明书都是全英文的,因此风场领导要求我们在工作之余,还要负责翻译这些说明书。”张石刚说,这一“特殊任务”让他受益匪浅,还获得了向外国风机维修人员学习的机会。

  有一次,一台BONUS600的齿轮箱大修,张石刚和风场的另一个同事,奉命配合两位丹麦技术人员进行检修工作。

“风场领导当时还给我悄悄布置了一个任务:看清楚老外的每一个操作步骤,然后手绘出详细的图纸。”张石刚说,其实,这个事情难度很大。

刚开始,两个老外还是有一定防备心理,自顾自干活儿,与风电场的中国员工没有太多的交流。张石刚只有在旁边认真观察,有时偷偷记录一下。

“过了几天,他们遇到了一个难题:连接齿轮箱主轴关键部位的一个螺丝孔太小,千斤顶吃不住,整整两天,用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办法把螺栓取出来。”张石刚说,如果在风机顶部无法拆开齿轮箱部件进行维修,就只能租用大吊车,把整个机舱下载到地面完成拆卸,那样会成倍增加维修成本,且耗费非常大的精力。

看到丹麦技术人员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张石刚积极主动地帮着想办法,四处寻找适合的螺栓拆除方法和工具,终于攻克了这个难关。

“老外非常感谢我们,话也多了起来。一个月后,维修工作圆满结束,我的图纸也顺利完成。那以后,再遇到BONUS600的齿轮箱问题,我们统统能轻松拿下。”张石刚说。

被提拔为工程专工后,张石刚接手的第一个项目,就陷入了难以想象的巨大困境。

“那是荷兰和中国的一个贷款合作项目,刚吊装了几台风机,荷兰方面就出了问题,所有外方人员全部撤场。安装说明全部是专业性极强的外文,加上风机本身又有一些设计缺陷,全部34台风机,没有一台是消停的。”张石刚说,由于各种毛病不断,根本达不到从工程移交给生产的条件,他和另一位同事只有带着安装队伍爬上风机,一台一台地挨着消缺。

“当时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偏航用的钢丝绳总是出现断裂,由于该国外风机供应商违约,无法采购备件,且不提供技术更换的技术说明。”张石刚他们用了很长时间翻译资料、上机观测、反复调试,终于确定了更换方法并且在国内找到了钢丝绳的替代产品。

 “痛点”找了出来,如何更换又很“烧脑”——由于钢丝绳更换必须在机舱外部,且重量达到几百斤,使用吊车更换费时费力且费用较高。

紧急关头,张石刚他们灵机一动:环绕塔筒制做一个简易作业平台,使用手动葫芦升至作业点,将该平台固定在塔筒上,这样施工起来既灵活自如又安全稳靠。

“搞定这34台风机,我们都已精疲力竭,心里却充满成就感。”张石刚说。

2004年至2008年,负责工程建设的张石刚几乎踏遍了整个北疆,见证了新疆风电从千瓦机到兆瓦机发展的历程。

2009年,张石刚受命担任阿拉山口风电场的场长,那是中国疆域的最北端,“你看形似公鸡的中国地图,‘鸡尾巴’尖尖就是阿拉山口,距离国境线只有一公里。”张石刚说。

夏日,边塞的骄阳灼热如火;冬天,沙漠的风雪冰冷似刀。

那些年,坚守是重要的使命,孤寂成为“家常便饭”,也让张石刚收获了“国电集团一级红旗奖章”等多项荣誉。

第三章  夜郎拓荒有铁汉  五年风雨建奇功

侠客心中总有江湖。  

201112月,张石刚通过参加龙源电力集团的公开竞聘,获选

龙源贵州风力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走上了全新的领导岗位。

“啥都没带,本打算先来贵州报个道,再返家收拾行李后正式赴任,没想到贵州的建设任务如此艰巨,更没想到贵州的冬天如此湿冷。”张石刚说,首次入黔,穿着一身薄衣来。

     那时,正是龙源电力在贵州的第一个风电项目——马摆大山风电场5万千瓦设备带电投产的关键时刻。

“我从贵阳赶到威宁,第一次见识了什么是雾大路滑的高原山地气候,能见度实在太低,悬崖峭壁上时有飞石掉落,这里的施工环境实在恶劣。”张石刚见状,当即购买了保暖内衣等御寒衣物,直至送电顺利完成才离开,一呆就是20多天。

之后,张石刚开始琢磨贵州的天气。

他说,戈壁滩虽然风沙呼啸,但土地平整,搞风场建设基本都是流水线作业。可贵州的大山太陡峭,几乎是一个山头一台风机,每个山头都要修路上去,这些道路都是一公里一公里拓荒出来的。因此根据天气情况进行预判,制定科学的施工计划是“抢工期”的秘诀。

34月雨水少,要抓紧时间干土建,混凝土基础容易干;5月至9月都属于雨季,干活儿都不会太利索;10月会晴一阵子,要加快施工速度,11月后就会起大雾,12月必须完成全部吊装,否则12月发生凝冻,就什么都别干了。”张石刚说着,心中仿佛有个气象记录仪。正是有这种勤于思考、攻坚克难的勇气和决心,张石刚在主管工程项目时期,创下了项目单位千瓦造价最低和项目投产时间最短的两项贵州风电行业新纪录;在风资源不是最好的情况下,凭借生产管理经验,公司也连年霸占了风电利用小时数省内风电行业第一的位置。

“龙源电力进驻贵州五年来,我们公司领导班子及全体员工团结一心,克服了建设施工难、设备运输难等困难和挑战,终于向集团交出了一份漂亮的‘成绩单’。”张石刚说。

截至目前,龙源贵州风力有限公司总装机容量达59.2万千瓦,利润水平创历史最高水平。同时,2011年至2013年,连续三年荣获龙源电力工程建设先进单位;20122013年,连续两年荣获龙源电力前期工作先进单位;2013年,荣获龙源电力先进单位、安全生产和资产经营先进单位;20142015年,在龙源电力年度目标责任制考核中,公司在安全生产、经营管理和工程建设等方面取得了突出成绩,成功创建国电集团公司“五星级发电企业”,并荣获龙源电力“综合先进单位”和总经理奖励基金一等奖,连续两年实现荣誉“大满贯”。

第四章  侠骨柔情家国梦  追风赤子永无悔

剑胆琴心,侠骨柔情。

“我与风机已经相伴17年了,从一名技术人员成长为担当重任的管理骨干,我非常感谢领导和同事们的帮助,还要尤其感谢给予我理解和支持的家人。”张石刚说。

爱人王芳,既是张石刚的温婉贤妻,也是工作中的同事知己。

“以前在新疆风电公司时,我们都在经营管理岗位上工作,都爱看书,爱学习。每次我从风场回来,她都会逮着我问一些工作上的问题。”张石刚说,在自己的帮助下,王芳还在风电场齿轮箱的案件中,据理力争,为单位挽回损失近40万元。

但是,两人结婚以后,始终是离多聚少,因为一年中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张石刚都在离家遥远的风电场,甚至连女儿果果刚出生不久,他都又赶回了工地。

“有一次,我三个月没回过家,当时三岁大的果果看见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陪着,就去问她妈妈为什么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她怎么没有爸爸?”张石刚说,王芳当时打电话述说这件事时,自己很难过,在电话里半天没有吭声。

虽然获得了国电集团“和谐家庭”的殊荣,但张石刚对妻子最为愧疚的是,因为他调动至贵州,王芳放弃了自己原本发展前景良好的工作岗位,带着女儿和父母,一起随夫来黔“扎根”。

其实,在贵州这些年,张石刚仍是一心扑在风电场,他说自己闲不住,到了项目上才会觉得踏实。

“贵州新能源产业发展起步较晚,经常出现生产人员难以足额招聘到位的情况。同时,新员工较多,实际操作能力急需整体提高。”张石刚说,每次在风场,他都会不厌其烦地和运维人员聊技术,希望他们像能当年的自己一样,有一股爱钻爱拼的劲头,力争成为业务上的佼佼者。

“通常情况下,电力行业新员工转正期都是一年,时间到了通过考评转正。我们这里是半年,但要能通过技术实操考试。只要把我设置的风机缺陷都给消除了,就能转正。”张石刚强调。

此外,目前国内陆地风电场使用的多为国产风机,在质保期内均由风机厂家负责故障维修。但作为主管生产的副总经理,张石刚却定了个规矩:质保期内,风场员工要自己动手解决故障。

“风机厂家的人要在边上看着,别出安全事故就行。如果不加强锻炼,几年质保期一过,我们的运维人员技术能力不强,将产生很高的维护成本,严重影响公司盈利水平。”张石刚说。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无论过去或将来,张石刚都会用一枚“赤子之心”,镌刻下他对“风电江湖”的热爱。

第四章  侠骨柔情家国梦  追风赤子永无悔

剑胆琴心,侠骨柔情。

“我与风机已经相伴17年了,从一名技术人员成长为担当重任的管理骨干,我非常感谢领导和同事们的帮助,还要尤其感谢给予我理解和支持的家人。”张石刚说。

爱人王芳,既是张石刚的温婉贤妻,也是工作中的同事知己。

“以前在新疆风电公司时,我们都在经营管理岗位上工作,都爱看书,爱学习。每次我从风场回来,她都会逮着我问一些工作上的问题。”张石刚说,在自己的帮助下,王芳还在风电场齿轮箱的案件中,据理力争,为单位挽回损失近40万元。

但是,两人结婚以后,始终是离多聚少,因为一年中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张石刚都在离家遥远的风电场,甚至连女儿果果刚出生不久,他都又赶回了工地。

“有一次,我三个月没回过家,当时三岁大的果果看见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陪着,就去问她妈妈为什么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她怎么没有爸爸?”张石刚说,王芳当时打电话述说这件事时,自己很难过,在电话里半天没有吭声。

虽然获得了国电集团“和谐家庭”的殊荣,但张石刚对妻子最为愧疚的是,因为他调动至贵州,王芳放弃了自己原本发展前景良好的工作岗位,带着女儿和父母,一起随夫来黔“扎根”。

其实,在贵州这些年,张石刚仍是一心扑在风电场,他说自己闲不住,到了项目上才会觉得踏实。

“贵州新能源产业发展起步较晚,经常出现生产人员难以足额招聘到位的情况。同时,新员工较多,实际操作能力急需整体提高。”张石刚说,每次在风场,他都会不厌其烦地和运维人员聊技术,希望他们像能当年的自己一样,有一股爱钻爱拼的劲头,力争成为业务上的佼佼者。

“通常情况下,电力行业新员工转正期都是一年,时间到了通过考评转正。我们这里是半年,但要能通过技术实操考试。只要把我设置的风机缺陷都给消除了,就能转正。”张石刚强调。

此外,目前国内陆地风电场使用的多为国产风机,在质保期内均由风机厂家负责故障维修。但作为主管生产的副总经理,张石刚却定了个规矩:质保期内,风场员工要自己动手解决故障。

“风机厂家的人要在边上看着,别出安全事故就行。如果不加强锻炼,几年质保期一过,我们的运维人员技术能力不强,将产生很高的维护成本,严重影响公司盈利水平。”张石刚说。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无论过去或将来,张石刚都会用一枚“赤子之心”,镌刻下他对“风电江湖”的热爱。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