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能源新观察

漫长的“一公里”

贵州省能源局门户网站  http://www.gzcoal.gov.cn/  发布时间:

字体:   浏览次数:次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按照贵州省油气管道隐患整治攻坚目标要求,今年9月底要完成全部隐患整治。520日,贵州省安委会发出紧急通知,要求遗留隐患点必须在7月底以前整改完成。

油气管道隐患整治已历时一年有余,截至今年4月底,贵州省安委会挂牌督办的239项油气管道隐患整治点已完成97.5%,只有6项未完成,其中需要通过管道改线的5项,成为隐患整治“硬骨头”。近日,本刊记者对部分未完成整改的隐患点进行了采访,发现难啃的“硬骨头”卡在最后“一公里”。


养殖场变生态园开价900

524日下午16时,安顺市西秀区七眼桥镇山岚村内一座气势恢宏的城墙上,“宏达生态园”几个字格外显眼。走进生态园,山岚村委会办公室大门紧锁,生态园内建起一片临时简易大棚和许多树木。

宏达生态园之前是一个养殖场,隶属于山岚村委会安顺市西秀区宏达生态种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这里也是西南成品油管道迁改的必经之路。

据了解,2014年因扩建贵安大道,当地政府将25户村民安置在安顺市七眼桥镇牛硐村输油管道边,最近的房屋离管道仅2米,形成占压管道和人口密集重大安全隐患,2015年初被贵州省安委会列为挂牌督办重大隐患整改点。去年6月底,国务院油气输送管道隐患整治专项督查组曾对该隐患点提出彻底整改要求。

经安顺市政府和中石化销售有限公司华南分公司进行多次协商协调,确定治理该隐患点方案为迁改输油管道。

去年5月,安顺市发改委与中石化销售有限公司华南分公司贵阳输油管理处(以下简称贵阳处)进行现场查勘改线路线,决定新改线路沿宏达生态园(原养殖场)山脚经过。随后,贵阳处组织设计路线图纸,报安顺市西秀区政府批复同意。

5月初选线路时,当地只是一个养殖场,并没有其他构筑物。”贵阳处有关负责人说,到7月份再次踏勘线路时,发现生态园的城墙已经建成,他们当即向西秀区有关部门报备,希望养殖场保持原样。

今年229日,西秀区人民政府发布公告,严禁在管道改线规划用地上种植林木,建设建筑物、构筑物及危害管道安全的任何永久和临时设施。

该公告明确:严禁在征地、拆迁等过程中,拒不按照国家补偿赔付标准领取相关赔偿补助,提出不合理要求。

然而,34日,当西秀区发改局、七眼桥镇政府和施工单位到养殖场进行放线量地时,养殖场以羊群生病为由拒绝进入。

311日我们进入养殖场时,发现正在修建简易大棚,并种上了林木。”贵阳处上述负责人说,经初步协商,生态园方要价900万元,主要理由是管道经过生态园要影响园内的规划和今后的经营。

 贵阳处则认为,管道从生态园经过,占地面积并不宽,只能补偿10万元左右。

由于双方在补偿问题上分歧比较大,西秀区政府组织双方进行了多次协调,最后确定委托第三方具有资质的评估机构进行评估。

526日,在西秀区发改局组织下,双方对评估范围进行了最终明确。

6月初,经过评估机构评估,生态园补偿费用为208万元。但生态园方不认可,在西秀区发改局等单位协调下,双方最终达成协议。

违章建筑不予认可  

在贵州省安委会挂牌督办未整改完成的6项隐患整治点,安顺市西秀区范围内有3处。

“实际是两处。”西秀区发改局常务副局长翟林云介绍说,西秀区涉及西南成品油管道隐患整治点一处是沪昆高铁建设拆迁安置在华西办事处金银山占压管道隐患点,另一处是贵安大道扩建拆迁安置在七眼桥镇牛硐村与管道安全距离不足人口密集隐患点。

翟林云说,金银山和牛硐村管道改迁,在征地过程中,不知道协调了多少次,已经记不清楚了。

贵阳处提供的资料显示,牛硐段重大隐患管道迁改涉及七眼桥镇、华西办事处,改线总长5.5公里。今年4月改迁工程启动后,因七眼桥镇山岚村宏达生态园、两所屯村新安砂石厂、新安砖厂和东关办事处核桃村金达砖厂征地补偿问题,工程被卡住。

“新安砂石厂、新安砖厂实际在去年就已经关闭停产,但仍然提出不合理补偿。”贵阳处安顺管理站站长雷宏说,新安砂石厂提出了24万余元的补偿费用,而金达砖厂则要求,必须将砖厂全部征用,否则拒绝配合。

雷宏介绍说,金银山隐患点改迁管道需征地10余亩。5月12日,贵阳处将第一笔征地款打入华西办事处,但华西办事处反映征地补偿标准较低,不好开展工作,提出参照安顺南出口改造征地标准执行。

“商业用地和工业用地补偿标准肯定不一样。” 翟林云说,金银山片区过去在安顺南出口改造中,土地补偿标准是每亩5万元,西南成品油管道改迁补偿每亩4万元。

翟林云表示,将尽快与华西办事处协调,做好村民工作,确保金银山管道改迁顺利完成。

据翟林云介绍,对于西秀区范围内西南成品油隐患治理中的拆迁补偿问题,区政府态度非常坚定明确:对村民的合理诉求一定要支持,而对于无理要求或想借助管道改迁从中牟利者,将按照法律规定坚决给予打击。

“管道隐患治理是国家重点工程,既要维护群众利益,更不能损害国家利益。”翟林云说,针对牛硐村段管道改迁工作,区政府于2月29日发布了《关于中石化西南成品油管道西秀区段改线工程相关事宜的公告》,明确了涉及管道改迁中涉及土地拆迁、企业的责任。

“宏达生态园城墙就是听到管道改迁的‘风吹草动’建起来的。” 翟林云明确表态,宏达生态园内在区政府公告后的建筑物,将视为违章建筑不予确认。

七眼桥镇人大主席刘永江也认为,宏达生态园内的简易大棚和树木,均是在公告时间节点之后搭建和种植,不予认可。

5月20日贵州省安委会的紧急通知要求,西南成品油管道西秀区段改迁务必于6月中旬完成。接到紧急通知后,雷宏心急火燎。

翟林云表示,将全力协调征地补偿问题,强力推进工程进度,确保按时完成任务。

管道遗留问题拉锯战

20157月,中缅天然气管道贵州关岭县坡贡镇兴姜村石板井组95号桩70度的大坡上,因大雨造成管道20米左右裸露(本刊曾报道)。发生管道裸露后,管道施工方中石油天然气管道局第三工程公司(以下简称管道三公司)曾经组织抢修覆盖,但被当地村民阻止施工。

“村民阻止施工的原因是管道建设中占用土地补偿不到位、土地复垦问题没有解决好。”坡贡镇政法委书记蔡洪说。

此前的20147月,在关岭县关索街道办事处高寨村81号桩大坡上,曾因连续大雨将管道冲裸露,管道三公司立即组织抢修覆盖,遭到当地村民强烈阻止,要求施工方对不能复垦的耕地进行复垦,或者按永久性征用兑现土地款后再抢修。 

经关岭县政府协调,施工方承诺补偿后,高寨村管道裸露问题得到解决。

然而,兴姜村管道裸露问题一直悬而未决。

尽管贵州省油气化安全保护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以下简称领导小组办公室)、安顺市政府、关岭县政府、坡贡镇政府和管道三公司经过多次协调,仍然未能与村民达成一致意见。

补偿金数额争议是卡住隐患整改的关键。

据坡贡镇政府提供的资料显示,20151015日,在领导小组的协调下,坡贡镇政府与管道三公司负责人再次坐到一起,到兴姜村石板坡组召开了一次群众代表会议。会上,管道三公司向村民表态,不能复垦的土地将按永久性征地补偿标准进行补偿。

坡贡镇和管道三公司双方根据现场踏勘数据进行了补偿计算,三公司计算费用为200万元,坡贡镇则计算为255万元,存在55万元的分歧。

 村民认为,土地地界被破坏,现已无法认定地界,不能确定面积,要求按原来丈量的面积计算。管道三公司负责人认为,原丈量面积过大,他本人做不了主,故不予认定,导致不能复垦土地面积核实工作不能进行。

双方自此陷入僵局。

转机发生在201512月底,关岭天然气管道裸露久拖不决被媒体曝光,受到高层关注,有关领导进行了批示。

今年14日,在领导小组办公室、关岭县政府有关负责人的见证下,管道三公司与坡贡镇签署了管道遗留问题补偿协议,共补偿资金1943087.29元。协议书明确“收到款项后,双方认定的遗留问题全部解决。”

随后,管道三公司将补偿款打到关岭县国土局账户上。

16日,在坡贡镇政府协助下,管道三公司安排人员进场对剩余10米裸露管道进行了回填。同时,管道三公司同时将坡贡镇范围内管道安全维护及有关事项移交管道业主方中石油西南管道局贵阳输油气分公司(以下简称贵阳分公司)。

这场持续半年多的拉锯战看似已经结束。

然而,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据贵阳输油气分公司副总经理、管道安全总监奚占东介绍,按照管道三公司与坡贡镇政府签订的管道遗留问题补偿协议,补偿款支付后,由贵阳分公司对管道裸露地段进行覆盖和坡体加固、修复。同时对坡贡镇境内管道进行地灾治理和管道维护管理。

协议还明确,坡贡镇政府必须保证不得出现村民以遗留问题为由阻工。

由于坡贡镇有7处管道水保工程损毁,管道光缆外露。323日,贵阳分公司安顺输气站组织人员对外露光缆进行抢修时,当地村民以没有收到赔偿款、地貌恢复未完成为由阻工并堵路。随后的42日,当抢修人员再次进入现场准备抢修外露光缆时,仍然遭到村民阻工,并扬言,如果施工就使用暴力。

连续抢修遭到阻工后,安顺输气站多次联系坡贡镇政府,以函件方式向坡贡镇政府和县政府有关部门反映,请求协调处理村民阻工问题,但问题至今没有得到解决。

“又到了雨季,光缆一直裸露在外迟迟得不到抢修,水工修复工程不能正常开展,真是令人担忧。”奚占东忧心忡忡。

据了解,到目前为止,坡贡镇政府并没有到关岭县国土局领取补偿款。没有拿到补偿款的村民依然阻工,隐患不能彻底解决,管道遗留问题拉锯战仍在继续。

坡贡镇政法委书记蔡洪告诉本刊记者,因为签协议的194万余元补偿费与村民要求的400多万元差距太大,镇政府如果领取了194万元无法兑现给村民,所以至今没有领取。

解决管道隐患整治最后一公里将有法可依           

据贵阳处处长杨大慎介绍,自2013年以来,该处排查出西南成品油管道贵州段隐患429项,其中贵州省安委会挂牌督办153项。2015年治理完成424项,投入资金5500万元。

“目前剩余5项需要对输油管道进行迁改消除隐患,计划投入资金5600万元。 杨大慎说,未完成的5项隐患点分别是安顺西秀区牛硐村、西秀区金银山村、平坝马鞍山村、晴隆安南古城、贵定昌明。 

“这5项隐患都是硬骨头,治理难度很大。”据杨大慎介绍说,5项隐患改线近17公里,除平坝马鞍山改迁进展较顺利外,其余4项都卡在土地征用上,进度缓慢。

按照《贵州省油气化安全隐患整治攻坚工作方案》,全省油气管道安全隐患将于今年9月底全部整改完成,提前一年完成国家制定的三年攻坚目标。

贵州省能源局会同有关部门经过一年多时间,排查梳理出中缅天然气管道300余项突出遗留问题,主要问题是管道工程建设复垦及补偿。目前绝大部份管道建设遗留问题已得到妥善处置。

贵州省能源局能源市场监管处处长蒲海帆认为,目前国家关于管道保护方面只出台了《石油天然气管道保护法》,相关配套法规政策尚未出台。贵州省管道保护工作中涉及的归口管理、职责分工、复垦验收、规划建设、用地补偿、应急处置、奖惩机制等具体问题,亟需在现有法律法规的基础上进一步明确、具体和细化。

据了解,今年初,贵州省政府将《贵州省石油天然气管道保护办法》(以下简称《保护办法》)列入省政府2016年度立法计划。经过多次调研、讨论,523日,《保护办法》举行第二次论证会,25家省直部门、10家市(州)及贵安新区油气管道主管部门和7家油气企业的专家、同行深入研讨了《保护办法》(第二次征求意见稿)的可行性和科学性,对文稿中的具体章节、条款和文字进行了论证和提出修改意见,力争今年内报省政府颁布实施。

贵州省能源局有关负责人说,《保护办法》从立法层面规范全省油气管道保护和管理,对维护全省能源安全和公共安全、提升政府行业管理水平很必要也很有意义。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